美联邦最高法院“关键一票”暂平奥巴马医改风波

  美国东部时间6月28日上午10时08分,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最高法院门前,几名美国电视记者手持文件,力争上游跑下长长台阶。旋即,美国两大电视台C N N和福克斯以不满10秒之差,先后报道高法已裁定奥巴马当局医疗保险改革违宪,对正在白宫内观看电视直播的奥巴马俨然一记重拳。

  少 顷 , 两 家 电 视 台 承 认 报 道 “ 满拧”,高法裁定奥巴马当局医疗保险改革虽应受限制,但包括要害条目“强迫医保”在内大部分条目符合宪法。

  针对奥巴马当局最重要也最富争议的外交领域立法成果,这项讯断堪称意义严重,更被政界和媒体视为或可左右总统选举和奥巴马执政评价的重要一环。只管是否违宪的悬疑暂告一段落,盘绕医改的政治角力恐怕还要接续升级。在党派不合加重及民心两极化的大背景下,美国医改议题政治化趋势不减,医改出路仍然

依据成疑。

  高阶之上的“要害一票”

  耸立在长达44级台阶的尽头,美国最高法院或许是普通大众眼中华盛顿最神奇的地点。它不像白宫那样成为华盛顿乃至美国的政治地标,亦不似隔街对望的“国会山”那般宏伟高耸,争论声绕梁不绝。若以法院而论,它甚至显得过于华美了些。

  事实上,自客岁高法同意审理医改案以来,这项讯断就被视为布什对戈尔选票案后最受美国人关注的讯断。加之高法讯断难以预测、圈内人素来讳莫如深,美国媒体用“咬指甲”来形容对美国最高法院就医改案讯断的焦心等待。今年3月,高法对此案展开三日听证,列位大法官的提问就成了外界唯一可以探析的线索。预测者众,但即使6月下旬出炉一份“内部人士考察”,仍显现大部分曾在高法事情过的法令界人士认为奥巴马医改案难通关。讯断前一周,美国媒体连缀数日的“专题报道”中,也都以此类预测为蓝本。

  讯断一直拖到高法冬季休庭前最初一天公布。法官们终究
以5票对4票通过讯断,奥巴马医改中最核心但最具争议的“强迫医保”条目拿到符合宪法的“通行证”―――此前,这项条目在各州及联邦法院一系列诉讼中均遭滑铁卢。

  更出人意表的是,“要害一票”来自态度倾向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他鲜见地加入4名自由派倾向的大法官阵营,投出赞成票。

  高法无疑是美国三权分立的重要一环,但没人承认法令与政治之间微妙严密的关系。每当最高法院虚位待补时,恰是总统有权将其阵营心仪人选送入这一重要机构。法令记者杰弗里・图宾在其描写高法的著作《九人》中,就曾引述知名保守派法官波斯纳的话,“咱们很少有可能间接鉴定最高法院一个宪法性讯断的是非对错,由于宪法性案件的讯断只能依靠政治决断,至于政治决断孰对孰错,根本与法令标准无关。”

  2005年,罗伯茨因其不变的保守派态度成为共和党阵营的“安心人选”,由时任总统小布什选定担任首席大法官。他现年57岁,如不出不测还可接续在这一地位上领衔高法运作20年,可对美国社会诸多重要议题发生重要影响。

  为什么罗伯茨在高法案中态度突变?这种变化是一样平常事件,仍是将持续下去?连日来,这个疑问仍受到美国媒体广泛猜测和讨论。

  颇耐人寻味的是,素来被视为要害“摇摆票”的大法官安东尼・肯尼迪则与另3名保守派同仁投票支持,专门撰写少数派异议意见书并直指,高法视其勉勉强强的司法解释出于一种司法节制,但事实上却恰恰成为司法过度干涉干与。

  意见鲜明不合和投票微妙情势莫不反映出奥巴马当局医保改革的巨大争议性。事实上,这份改革方案自形成之初就争议不断,获国会通过两年多来更面临一连串法令诉讼,以至终究
“问鼎”高法,其大背景是民主和共和两党不合加重、医改议题政治化,以及全部
美国民心对医改问题的两极化态度。

1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taryn-terrell.com